< 返回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经典案例

基本案情:

被告人王XX文、王XX深、郭XX娜伙同杨XX军(另案处理)等人于2010年至今,在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南路58号富顿中心B座601号,以北京XXXXXX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名义,以投资山西晋中开发区XXXX产业基地及深加工项目及XXXX生产研发等项目为由,与投资人签订借款协议等,并向投资人承诺在一定的期限内返本付息,非法向沈某某(男,68岁,北京市人)等不特定社会公众吸收资金,现认定涉案金额为1亿余元。

后被告人王XX文于2018年5月6日在北京市通州区京哈高速西集检查站被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西集派出所查获。被告人郭XX娜于2018年11月11日在99旅馆连锁店(北京欢乐谷店)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南磨房派出所查获。被告人王XX深于2018年12月26日在北京市通州区永乐检查站被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永乐店派出所查获。


建立委托关系

2018年12 月28日,王XX深的家属与北京邦洋律师事务所建立委托代理关系,并指派郑涛律师作为本案的王XX深的辩护人参与本案诉讼活动。通过查阅卷宗并会见被告人,辩护人了解了基本案情,在和检察机关取得沟通后,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王XX深在公司属于公司经理,应当对公司的全部犯罪数额负责,建议量刑为5年至8年。


一审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曾多次对此案组织开庭,由于该案涉及投资人员较多,案情复杂,部分事实不清楚,合议庭于2019年7月决定将此案退补充侦查,该案历时近两年的时间最终于2020年8月20日依法公开审理此案。辩护人郑涛律师出庭为被告人王XX深辩护,提出了如下辩护观点:

1、本案中被告人并非公司经理,而仅是负责团队业务的团队经理,结合被告人的王XX深、郭XX娜等口供以及当庭的供述可以证实,本案中被告人王XX深系负责团队业务的团队经理,因此仅能对其团队涉嫌的金额负责,而不应当对整个公司涉嫌的金额负责。

2、本案中被告人王玉深的家属已经积极主动的帮助被告人王玉深退赔了部分违法所得,并且被告人王玉深本人也表示自己刑满释放后,会积极努力的工作挣钱,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会继续弥补投资人的损失。

3、被告人归案后如实供述,且今天的庭审中被告人也当庭自愿认罪、悔罪,说明其认罪态度较好。被告人在初次接受公安机关侦查人员的询问时,就毫不隐瞒地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并且从始至终供述一致、稳定,没有逃避法律制裁的心理,今天的庭审中,被告人又当庭表示认罪服法,重新做人,足以充分说明被告人认罪态度的积极和诚恳。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的规定,“对于当庭自愿认罪的,根据犯罪的性质、罪行的轻重、认罪程度以及悔罪表现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以下,一般不超过一年”。被告人王玉深当庭自愿认罪并且悔罪深刻,恳请合议庭量刑时予以充分考虑。

4、被告人王玉深本人也在华信安康公司投资了170余万元左右,至今也是血本无归,实际上也是一名受害者,其投资的行为足以说明被告人本人对华信安康公司的充分信任,并不了解公司这种吸收存款的行为是违法的,被告人王玉深之所以犯本罪完全是由于法律意识淡薄,过分的追求利益才造成了今天的后果,其投资的行为也能够充分的说明被告人王玉深犯罪的主观恶性较小,社会危害性较小。希望合议庭在对被告人量刑时能够考虑这一情节。

5、被告人系初犯,犯罪的主观恶性较小。被告人在案发前一贯遵纪守法,表现良好,从未有过犯罪行为,没有犯罪前科,社会危害性也较小。此次犯罪,已经让被告人充分认识到了法律的不可触犯。再加上被告人王玉深在本案案发前曾患有病毒性脑炎,已经造成其部分记忆缺失,案发前刚刚停止服药,其病情随时有可能复发,希望合议庭在考虑对被告人量刑时,能够对其从轻处罚。

案件结果

一审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王XX深 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金人民币二十五万元。辩护律师的辩护观点1,王XX深并非公司经理而是团队经理,2,被告人王XX深如实供述,可以从轻处罚,一审法院采纳了辩护律师的观点,其他辩护观点一审法院酌予采纳。

总结

辩护律师在代理本案的过程,充分向当事人了解案件相关情况,认为被告人虽然有罪,但罪于刑不相适应,检察机关认定的部分事实不清楚及量刑建议幅度过高,辩护律师在征得当事人的意见后,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为当事人做有罪罪轻辩护,在案件代理过程中,因本案部分投资人曾经将投资款转给了当事人个人账户,因此投资人以民间借贷为由,便向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当事人返还借款200余万元,由于当事人本人曾患有病毒性脑炎,已经造成其部分记忆缺失,再加上本案案发时间较长,当事人给本无法回忆起任何相关信息,辩护律师本着对当事人负责的态度,便在近百本卷宗中逐一核对投资人的投资信息,最终发现了相关线索,本律师再次作为当事人民事诉讼的代理人参与诉讼,最终投资人撤诉,为当事人避免了巨大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