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走路掉排水井,历经周折终获赔偿款
案件类型:   民事诉讼
承 办 人:  北京邦洋律师事务所律师  张小利
 
【案情简介】
20**年7月16日,当天刚刚下过大雨,路面积水比较严重,许某某中午上班,经过朝阳区青年路附近的国美第一城3号院7号楼与10号楼小区之间的东门外时,由于排水井盖被人为挪开,积水比较严重,许某某无法判断路面的情况,也没有警示标示,许某某不小心一只脚掉到了排水井里,致使许某某右腿受伤,许某某随即给单位同事打了电话,同事到场后将许某某送往了首都医科大学附属民航总医院治疗,经十天的治疗,当事人出院,国美第一城由两家物业公司管理,分别为北京天岳*房屋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和北京华*盈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事发后二公司对于涉事的排水井管理问题,互相推脱,致使许某某迟迟不能拿到赔偿款。
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许某某开始向相关部门申请维权,许某某同事拨打了110报警电话,但是因为不是治安案件,故公安没有出警,之后又拨打了北京市市长非紧急热线12345,还找到了市政公司,但是都是没有结果,最后许某某找到了国美第一城社区居委会,经居委会调解,北京天岳*房屋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只同意赔偿许某某医药费的百分之六十,无奈许某某向北京邦洋律师事务所张小利律师请求帮助。
在接手许某某案件后,经分析首先应该取证证明许某某受伤的地点和受伤的事实,张律师调查取证后,取到了110报警记录予以证明当天受伤的事实,并建议许某某照了相应的照片,许某某整理了相应的病历资料及医药费票据等等。张律师即开始准备立案。
在法院审理中,张律师认为许某某伤情较重,依法申请了伤残等级鉴定,经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摇号确认了鉴定机构后,许某某前往鉴定机构进行鉴定,但是鉴定机构在查看病例后,认为许某某不构成伤残,许某某只得撤回了鉴定。
   法院继续进行实体审理,庭审中,被告北京天岳*房屋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和北京华*盈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首先否认许某某受伤的地点和经过,并均不承认涉事井盖由其管理,且陈述该井盖由市政公司管理。张律师向法院提出了调查取证申请,申请法院在市政公司取证,以证明井盖的管理人。法官根据申请,调查了市政公司,但是市政公司回复不属于市政管理,具体的管理人不清楚。法官勘察现场后,依法又追加了小区的开发商北京鹏*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为本案被告。
    庭审中,北京鹏*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陈述,该井盖已经移交了北京天岳*房屋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为管理人,对于受伤的地点,律师提交了报警记录,照片,受伤病例等予以佐证证明。根据《侵权责任法》规定,地下设施的管理人应该因为管理不善,没有设置警示标示,导致许某某受伤,管理人应该予以全额赔偿。审理后法院采纳了张律师的代理意见,判决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案件点评】
本案是一起地下设施致人伤害案件案件,许某某系外地在北京打工人员,收入较低,其丈夫患有严重疾病,几千元的医药费对于这个家庭来说,算是一笔巨大的开支。由于许某某缺乏一定的法律意识,没有证据证明受伤的地点,但在张律师的帮助下,最后取得了案件的胜诉。
 
 
民 事 判 决 书
(20**)京03民终893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天岳*房屋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区**大街*楼**。
法定代表人:王某某,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某,男,1988年7月29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某某,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许某某,女,1975年6月26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小利,北京邦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华泰盈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青年路西里3号院7号楼-1层JC-27。
法定代表人:崔某某,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逄某某,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鹏润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通州区潞城镇新城工业区。
法定代表人:黄某某,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某某,男,1977年1月19日出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戚某某,男,1989年10月3日出生。
上诉人北京天岳*房屋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岳*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许某某、北京华*盈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公司)、北京鹏*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鹏*公司)地面施工、地下设施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朝民初字第3037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年8月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天岳*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某某,被上诉人许定兰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小利、华*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逄某某、鹏*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某某、戚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天岳*公司上诉请求:撤销(20**)朝民初字第30375号民事判决书,驳回许某某的全部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涉事井盖归属不明,鹏*公司未将井盖移交天岳*公司。涉事井盖的用途为市政雨水井,一审法院未能审查井盖的开启原因。此外华*公司亦未能提供证据证明涉事井盖不在其管理范围内。许某某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损害行为的发生,亦不能证明其月收入为5000元。综上,天岳*公司不应承担责任。
许某某辩称:许某某在受伤时已经报警,有相关的报警记录,许某某受伤情况也是真实存在的。许某某当时在事发地正常通行,因井盖开启导致受伤,井盖旁边没有任何提示及标识,井盖的管理人应当承担相应责任。对于收入问题,一审已经提供了相应的证据及完税证明。综上,许某某同意一审判决。
华*公司辩称:华*公司认为一审关于侵权事实存在的认定有误,报警记录属于单方孤证,不能证明侵权事实。华*公司管理的是7号楼的商业物业及停车场,不包括涉事井盖。综上,因一审法院并未要求华*公司承担责任,因此华*公司同意一审判决。
鹏*公司辩称:鹏*公司已经将涉案下水井移交天岳*公司,鹏*公司对涉事井盖没有管理的权利。综上,鹏*公司同意一审法院判决。
许某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要求天岳*公司及华*公司连带赔偿许某某医药费5422.93元、误工费8500元、护理费6000元、营养费6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50元、交通费3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4年6月10日15时左右,在北京市朝阳区国美第一城10号楼与7号楼之间东侧地带,由于路面大量积水,许某某不慎掉入路中敞开的自来水井内,造成腿部受伤。经查,该路中央由铁桩和铁链隔离,隔离设施东侧为机动车道,道边施划为路边停车位,该停车场由华*公司经营管理;隔离设施西侧为小区人行便道。经许某某现场指认,涉案下水井位于隔离设施西侧便道内,在10号楼与7号楼小区大门正对面,该小区系鹏*公司委托天岳*公司管理。天岳*公司与华*公司均称不知隔离设施系谁设立。
庭审中,就涉案下水井的管理人,各方陈述如下:一、许某某称经过国美第一城所在居委会的调解,其了解到是天岳*公司和华*公司管理。二、天岳*公司称其管理的是小区内的民用住宅,涉案下水井在小区以外,非其管理范围,国美第一城7号楼的商铺部分是华*公司管理的,停车场也是华*公司对外出租的。三、华*公司称涉案停车场及国美第一城2号楼、7号楼商业部分系相关业主委托其管理,但认为下水井所在位置不属于停车场。四、鹏*公司称其已将该下水井随同整个小区物业移交给了天岳*公司。
天岳*公司提交其作为丙方与鹏*公司(作为甲方)、北京万盛*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作为乙方,以下称万盛*公司)于2012年6月26日共同签订的《物业管理合作协议》,显示其从万盛*公司处接管的物业范围为国美第一城12号楼、15-21号楼共计8栋楼的住宅用房2709户、国美第一城12号楼、17号楼、20号楼、21号楼共计4栋楼的商业用房共计370户、幼儿园一栋(21世纪国美园)、建筑面积11500平方米的地下夹层、地下车库1122个,并注明其管理的物业不包括原由北京中*商贸有限公司经营管理的国美第一城15号楼、18号楼裙(底)商,合同注明物业管理方保管的资料包括:竣工平面图,单体建筑、结构、设备竣工图,配套设施、地下管网工程竣工图等竣工验收资料,设施设备台账及安装、使用和维护保养等技术资料等。华*公司称其与开发商没有签订合同,属自管项目,认为天岳*公司用该协议排除自己的管理范围,并不能证明该区域属于华*公司的管理范围。经天岳*公司与华*公司确认,原18号楼变更为7号楼,原21号楼变更为10号楼。鹏*公司认为上述《物业管理合作协议》证明其已将涉案下水井移交给了天岳*公司,天岳*公司不认可下水井在移交范围之内。
许某某于2014年6月10日至2014年6月17日在民航总医院住院治疗7天,经诊断伤情为右大腿皮下血肿。该院于2014年6月17日、2014年7月2日、2014年7月16日连续出具病休证明,建议许某某休息至2014年7月29日。许某某共支付医疗费5423.13元。
北京众益**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出具“收入证明”称许某某兰系该公司员工,在服务部任职,至今已工作1年1月,月均收入约为5000元。许某某并提交其税收完税证明。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的人身权利受到法律保护,法律规定,窨井等地下设施造成他人损害,管理人不能证明尽到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涉案下水井在许某某经过时井盖系开启状态,并未进行相应提示,具有明显过错,其管理人或井盖的开启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考虑到许某某受伤时,路面大量积水,难以认定许定兰疏于注意,存在过失,故其本人不应承担责任。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为涉案水井的管理人或井盖的开启人是谁。
鹏*公司称涉案下水井已由其移交给天岳*公司管理,天岳*公司对此不认可。一审法院根据上述陈述意见可以排除华*公司在此次事故中的管理责任,并认定涉案下水井的管理人应系鹏*公司与天岳恒公司两者之一,具体认定的依据系鹏*公司有无将该下水井向天岳*公司移交。
关于鹏*公司是否向天岳*公司移交涉案下水井一节。首先,根据鹏*公司与天岳*公司签订的《物业管理合作协议》,该合同虽未具体载明涉案下水井是否属移交范围,但根据相关行业惯常做法,该协议载明物业管理方保管的资料包括竣工平面图,单体建筑、结构、设备竣工图,配套设施、地下管网工程竣工图等竣工验收资料,设施设备台账及安装、使用和维护保养等技术资料等,应作为鹏*公司向天岳*公司移交相关配套设施、地下管网的初步证明,在天岳*公司未提交上述相关材料排除其管理责任的情况下,其应当承担相应不利后果。其次,从物业管理的特性进行分析,天岳*公司管理的是居住小区,其管理对象具有整体性、系统性和功能性。据此,下水井不应作为一个建筑单体来看待,其应作为整个小区设计的一部分方能体现其建筑功用,故该下水井应看做小区主体建筑的一个附属部分更为合理。现天岳*公司认可已经接管该小区的相关楼栋,从物理空间距离来看,涉案下水井位于天岳*公司管理的楼栋附近,故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以将该下水井视为天岳*公司管理楼栋的附属部分。再次,从社会生活常理的角度来看,鹏*公司作为小区开发商,已将小区相关楼栋委托天岳*公司管理,其单独将下水井等设施排除在委托管理的范围之外,显然不符合常理。综上,一审法院认为,涉案下水井应包含在鹏*公司向天岳*公司移交管理的物业范围之内,天岳*公司应为该下水井的管理人。
从事发当天的井盖的开启状况分析,当天因为大量降雨导致路面大量积水,由于该水井正对着天岳*公司管理的小区大门,此种大量积水无疑影响小区的正常通行。因此,从正常的生活逻辑来看,天岳*公司的人员将井盖开启,具有利于排水和小区通行的管理利益,具有管理上的动机,也更加符合生活常理。并且,井盖的开启具有一定的设备和技术要求,并非普通社会公众可以任意为之,而天岳*公司作为小区物业公司,显然有开启井盖的技术手段和能力。
综上,一审法院认为,天岳*公司作为涉案下水井的实际管理人,且具有开启井盖的实际管理利益和动机,也与其实际技术条件相符,现因井盖开启,且未尽到适当提醒义务造成许定兰受伤,应认定天岳*公司未尽到管理职责,存在过错,应当就许某某发生的合理损失承担法律责任。许某某主张华*公司承担连带责任,证据及事实依据均不充分,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许某某的损失。许某某主张医疗费5422.93元,一审法院根据其提交的相关票据予以确认。关于误工费,根据医嘱确定许某某误工期限自2014年6月10日至2014年7月29日共计49天,一审法院酌定误工费为8000元。关于护理费和营养费,许某某未提供需要护理和加强营养的证明,一审法院均不予支持。关于住院伙食补助费,许某某主张350元,一审法院根据其住院情况予以支持。关于交通费,一审法院根据其就医情况酌定为200元。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九十一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一、北京天某某房屋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许某某医疗费五千四百二十二元九角三分、误工费八千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三百五十元、交通费二百元,以上共计一万三千九百七十二元九角三分;二、驳回许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一、许某某一审期间已经提交事故发生当日的报警记录,井盖打开的照片,以及某某当日的就诊记录。综合上述证据,一审法院认定许某某当日因落井发生人身损害的事实并无不当。二、鹏*公司已经提交与天岳*公司之间的合同,合同中已经写明将地下管网、配套设施及相关竣工图等资料移交天岳*公司。依据合同约定,可以认定天岳*公司已经接收事发井盖,并进行相应管理。
本院认为:窨井等地下设施造成他人损害,管理人不能证明尽到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依据许某某提供的报警记录、井盖照片及就诊记录,可以认定许某某掉下地下设施,产生人身损害的事实。天岳恒公司关于许某某不能证明受损害事实之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天岳*公司作为地下设施之管理人应对其尽到管理职责进行证明。天岳*公司称其并非地下设施之管理人,但依据其与鹏*公司的合同,其已经接收地下管网、配套设施,并已接受相关竣工图纸等资料。天岳*公司占有上述竣工资料,其否认接收涉案窨井,但并未提交持有的相关证据,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本院对天岳*公司关于其并非涉案地下设施管理人之上诉意见不予采纳。涉案井盖于事故发生时处于开放状态,周边并无标识。天岳*公司作为地下设施的管理者,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其已经就井盖的管理尽到管理责任,应当按照法律规定承担侵权责任。天岳*公司称许某某月收入未达5000元,但许某某已经向法院提交完税凭证及收入证明,依据上述证据可以认定许某某之收入。天岳*公司未能就许某某之收入提供相反证据,本院就其主张不予采纳。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结果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50元,由北京天岳*房屋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高 贵
审判员 潘 蓉
审判员 李春香
二〇**年*月**日
书记员 黄 璐
书记员 崔 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