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酒后连伤两人被指控寻衅滋事,律师出手获轻判故意伤害
【案件类型】刑事
【承 办 人】北京邦洋律师事务所 周志涛律师
 
【案情简介】
2017年2月2日2时许,被告人李某某在北京市朝阳区保利嘉园7号楼706室内,酒后持刀将被害人陈某砍伤,致陈某右耳鼓膜外伤性穿孔、颈部开放伤口、右颜面部软组织损伤,经刑事科学技术鉴定陈某身体所受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致王某某右侧腓骨长短肌腱断裂、右侧屈拇长肌腱断裂、右小腿开放伤口,经刑事科学技术鉴定王某某身体所受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被告人李某某于2017年2月14日到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常营派出所投案自首。
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在侦查过程中通过收集证人证言并根据抓获经过和鉴定意见,认定李某某的行为涉嫌寻衅滋事罪,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提出起诉意见并移送审查起诉。2017年6月1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李某某构成寻衅滋事罪,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17年11月15日,北京邦洋律师事务所周志涛律师为李某某出庭辩护。
承办律师第一时间联系承办法官查阅复制本案卷宗,分析案情,并会见了李某某,李某某表示对于检察院指控的犯罪事实和构成寻衅滋事罪的定性都没有异议,愿意认罪争取从轻。通过与李某某的交谈,承办律师了解到案发原因以及案件的具体情节:案发之日是大年初五,被害人陈某于年前向李某某借了500元钱,借钱时说好了年三十前就还,但是过年后陈某都没有把钱还给李某某,李某某觉得大年初五了,陈某应该回北京来了,就到案发现场(他们经常去打牌的一个熟人家)去找陈某,结果没有找到。因为多日来给陈某打电话陈某也一直不接,感觉上当受骗了,心中很是郁闷,就回到自己的住处喝闷酒,不知不觉中喝多了。后来,来了几个朋友到他家聊天,他从朋友的谈话中知道了陈某其实已经回来了,现在就在案发现场.李某某就又给陈某打电话、发微信,但是陈某还是不接、不回复。李某某积攒多日的郁闷在酒精的作用下转化为失控的愤怒,拿起一把菜刀奔向案发现场,见到陈某后便将其砍伤。之后正巧发现原来在一起玩牌时经常作弊、赢走自己很多钱、还经常对自己代答不理、自己早就想教训的王某某也在现场的众人之中,便拿菜刀又将王某某砍伤。
案发后李某某逃离现场,经过12天的东躲西藏后,于2017年2月14日到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常营派出所投案自首。
承办人认为,在被告人陈述的案发原因以及案件的具体情节中,被告人与两名受害人都具备明显的矛盾冲突的事由和恩怨,被告人对两名受害人的殴打行为皆事出有因,特别重要的是事发现场还有其他的多人,被告人显然都无意去伤害。因此,被告人的行为不具备寻衅滋事罪中随意殴打他人的主观要件和客观要件,其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寻衅滋事罪是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流氓罪分离出来的一个兜底型罪名,是指无辜挑衅闹事,辱骂殴打、追拦他人,强拿硬要或者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或者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行为。寻衅滋事罪量刑范围一般是五年以下有期徒刑,而故意伤害罪造成他人轻伤的量刑范围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综合以上情况,承办律师从刑法确立的罪责刑相适应的基本原则出发,认为被告人的行为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的犯罪构成,在庭审辩护时提出辩护意见如下:
首先,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无异议,但是对所指控的事实构成寻衅滋事罪的罪名有异议,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构成故意伤害罪。理由为:
所谓随意殴打他人,意味着殴打行为不具有可以被正常人“理解”、“接受”的原因与动机。当正常人从被告人的角度思考,不能理解和接受被告人的殴打行为时,该殴打行为才是随意的。在本案中,被告人与两名受害人都具备具体的矛盾冲突的事由和恩怨,被告人对两名受害人的殴打行为皆事出有因,特别重要的是事发现场还有其他的多人,被告人显然都无意去伤害,因此不应当认定被告人是随意殴打他人。所以,辩护人认为被告人的行为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的犯罪构成,依法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其次,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有以下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量刑情节:
1、被告人有自首情节。本案中,被告人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其行为完全符合《刑法》第67条有关自首的规定。因此,依法应当对被告人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2、被告人当庭自愿认罪、悔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的规定,被告人当庭自愿认罪并且悔罪深刻,法庭应当依法对其从轻处罚。
3、被告人认罪态度较好。被告人在初次接受公安机关侦查人员的询问时,就毫不隐瞒地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并且从始至终供述一致、稳定,没有逃避法律制裁的心理,今天的庭审,被告人又当庭表示认罪服法,重新做人,足以充分说明被告人认罪态度的积极和诚恳。
4、被告人系初犯。被告人在案发前一贯遵纪守法,表现良好,从未有过犯罪行为,没有犯罪前科,社会危害性也较小。此次受审,已经让被告人充分认识到了法律的不可触犯。为了贯彻“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刑法原则,应酌定从轻处罚。
最终,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采纳了承办律师的所有辩护意见,判决李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
 
【案件点评】
本案究竟应当认定李某某是寻衅滋事,还是故意伤害,毫无疑问的成为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罪名的确定,最终会导致两个完全不同的量刑结果,只有准确把握犯罪构成的各个要件,才能正确确定罪名,准确量刑,从而实现罪责刑相适应的刑法原则。
寻衅滋事罪中的随意殴打他人,一般是指出于耍威风、取乐等不健康动机,无故、无理殴打相识或者素不相识的人。所谓随意,意味着殴打行为不具有可以被正常人“理解”、“接受”的原因与动机。当正常人从犯罪行为人的角度思考,不能理解和接受犯罪行为人的殴打行为时,该殴打行为才是随意的。刑法理论与司法实践中常常用是否“事出有因”来判断是否随意,如果事出无因就是随意,如果事出有因就不是随意;在本案中,被告人与两名受害人都具备具体的矛盾冲突的事由和恩怨,被告人对两名受害人的殴打行为皆事出有因,特别重要的是事发现场还有其他的多人,被告人显然都无意去伤害,因此不应当认定被告人是随意殴打他人。所以,被告人的行为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的犯罪构成,依法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判 决 书
(20**)京0105刑初1114号
公诉机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男,1983年10月18日出生,初中文化,户籍所在地:陕西省山阳县,系本案的被害人。
被告人李某某,男,1966年4月23日出生,出生地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初中文化;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7年2月14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在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周志涛,北京邦洋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以京朝检公诉刑诉(20**)109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某某犯寻衅滋事罪,于20**年6月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贺琳娜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被告人李**及其指定辩护人周志涛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李某某于2017年2月2日2时许,在本市朝阳区**嘉园,酒后无故滋事,持刀将被害人陈某1(男,35岁,河北省人)、王某某(男,33岁,陕西省人)砍伤,致陈某1右耳鼓膜外伤性穿孔、颈部开放伤口、右颜面部软组织损伤,经刑事科学技术鉴定陈某1身体所受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致王某某右侧腓骨长短肌腱断裂、右侧屈拇长肌腱断裂、右小腿开放伤口,经刑事科学技术鉴定王某某身体所受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被告人李某某于2017年2月14日到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常营派出所投案自首。
对指控的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向本院提供了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司法鉴定意见书,诊断证明书等证据材料,指控被告人李某某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构成寻衅滋事罪,提请本院依法予以惩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要求被告人李某某赔偿医疗费人民币46833.66元、误工费人民币6000元、护理费人民币4400元、营养费人民币600元,共计要求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57833.66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向法庭提供了有关的民事证据材料,请求法庭予以支持。
被告人李某某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提出异议。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要求赔偿经济损失之诉,被告人李某某表示合理的部分愿意赔偿,但现在没有赔偿能力。被告人李某某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1、被告人李某某与二名被害人有具体的矛盾冲突事由和恩怨,殴打行为属于事出有因,不是随意殴打,应构成故意伤害罪;2、被告人李某某有自首情节,当庭认罪、悔罪,系初犯。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7年2月2日2时许,被告人李某某得知与其有债务纠纷的陈某2(男,35岁)在本市朝阳区保利嘉园,遂持菜刀前往,进入屋后,被告人李某某持菜刀砍伤陈某2颈部,后见王某(男,33岁)在屋内,因其对王某早有不满情绪,遂又将王某右脚腕部砍伤,并继续对陈某2头面部进行殴打,致陈某2“右耳鼓膜外伤性穿孔、颈部开放伤口、右颜面部软组织损伤”,致王某“右侧腓骨长短肌腱断裂、右侧屈拇长肌腱断裂、右小腿开放伤口”,经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二名被害人身体所受损伤程度均属轻伤二级。2017年2月14日,被告人李某某到公安机关投案。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供的以下证据予以证明:
1、被害人陈某2的陈述及辨认笔录证实,2017年2月2日2时30分许,我和王某在朝阳区常营乡**嘉园于某的家中玩牌,后有人敲门,我开门后看到是我一个姓李的朋友,他上来就骂我说:你回来也不告诉我,你他妈把我当什么了。说着从腰中拿出一把刀,砍了我的左侧脖子一刀,然后把我推开,他看到王某,让王某跪下,王某就往床上跑,他就用刀砍了王某右脚后脚腕处一刀,后来王某就翻窗跑了,他就过来用拳头打我的头和脸,打了几下后就走了。因为我欠这个姓李的500元人民币,我回北京没有告诉他,所以他生气了,用刀砍了我。他砍王某是因为他早就看王某不顺眼了,今天正好王某也在,所以也砍了他。陈某2辨认出被告人李某某就是砍伤他的人。
2、被害人王某的陈述及辨认笔录证实,2017年2月2日2时许,我和陈某2在朝阳区常营乡**嘉园于某的家中,这时一个姓李的朋友进来了,他进来后什么也没说,拿出一把菜刀就砍了陈某2脖子一刀,我看他又拿着刀向我走来,就往床上跑,他从后面砍了我的右脚后脚腕处一刀,之后我就翻窗跑了。我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砍我们。王某辨认出被告人李某某就是砍伤他的人。
3、证人于某的证言证实,2016年2月1日下午陈某2、王某、老刘等人在我家玩牌。大约23时许,我丈夫饿了,我俩到厨房煮面条,这时我听到有人进门的声音,然后陈某2说:李哥,好好说话。我丈夫想出去,我给拦住了,我把厨房门反锁了。客厅吵了十分钟后,姓李的叫我们,我出来后就看见陈某2用手护住脖子,此时姓李的还用手打他,说:为什么不接我电话。这时陈某2告诉我们王某跳窗走了。后姓李的说,看见王某一回就砍一回,然后就走了。
4、诊断证明书证实,被害人陈某2、王某的伤情。
5、司法鉴定意见书证实,被害人陈某2、王某所受损伤均构成轻伤二级。
6、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常营派出所出具的证明材料,证实被告人李某某归案的经过。
7、公安机关出具的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李某某的身份情况。
8、被告人李某某在公安机关的供述证明:2017年2月1日18时许,我到朝阳区常营乡**嘉园去看“小胖儿”在不在,因为他年前向我借了500元,说好阴历29就还,但一直没还。过完年,我觉得他该回来了,就去看看在不在,我进去后看见屋内有好多人,没看见“小胖儿”,我就出来了。之后我就买了点酒回地下室喝,后来有几个人聊天,我无意中听到他们说“小胖儿”回来了,正在“歪歪”家,我就给“小胖儿”打电话,他不接,我又发微信骂他,他也没回,我越想越气,就准备去“歪歪”家找他,走到地下室楼道看见外面桌子上有一把菜刀,就拿上直接去“歪歪”家了。我先敲门,开门的正好是“小胖儿”,他叫了我一声李哥,我骂了他一句就拿出菜刀,直接朝他脖子砍了一刀,接着我就进屋了,我和“小胖儿”推搡了几下,这时我看见客厅床上躺着“长毛儿”,因为我之前也看“长毛儿”不顺眼,感觉他跟我玩牌时和别人合伙圈我钱,我也想顺便教训他一下,就拿着刀朝他过去了,他看见我就往上铺爬,我拿刀砍了他腿一下,“长毛儿”站在上铺求我放过他,说他服了,我就转身将刀放在桌子上,继续用拳头打“小胖儿”的面部和头部。这时我看见“长毛儿”从“歪歪”家的窗户爬出去跑了,我又打了“小胖儿”几下,“歪歪”出来劝我,我就拿着刀走了。我一直没回家,后来我妻子告诉我警察给她打电话了,让我投案,我就去派出所投案了。
以上证据经过当庭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另经审理查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的经济损失包括医疗费人民币46713.66元、误工费人民币6000元、护理费人民币4400元、营养费人民币600元,共计经济损失人民币57713.66元;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向法庭提交的证据,经法庭举证、质证,本院对其中合法有效的部分予以确认。
案发后,被告人李某某家属已经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经济损失人民币1万元。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某某法律观念淡薄,遇事不能正确处理,持刀砍伤他人,且造成二人轻伤之后果,其行为触犯了刑律,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应予惩处。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李某某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指控的罪名有误,经查,被告人李某某对被害人陈某2的伤害行为有明确的起因,对王某也早心生不满,对二名被害人的伤害故意明显,伤害对象具有确定性,与寻衅滋事行为的随意性不同,更符合故意伤害罪的特征,因此本院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依法予以纠正。鉴于被告人李某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当庭认罪,有悔罪表现,故对其依法予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李某某的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本案予以采纳。被告人李某某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造成的经济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对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所提诉讼请求中符合法律规定且有证据证明的部分,本院予以支持。综上,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三十六条第一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李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2月14日起至2018年6月13日止)。
二、被告人李某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共计人民币五万七千七百一十三元六角六分(已赔偿人民币一万元,其余部分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即行给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孙 蕾
人民陪审员  王桂香
人民陪审员  张根管
二〇**年九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习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