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仲裁被驳回,起诉至法院终获胜诉
 
案例类型:劳动争议
承办单位:北京邦洋律师事务所
承办人:张冬梅
二、案例正文
     劳动者入职后未签订劳动合同、未发放工资,劳动仲裁要求确认劳动关系、支付工资等,仲裁裁决驳回了仲裁请求,法律援助起诉至法院终获胜诉。
【案情简介】
  2017年5月份,刘某从山东来到北京找工作,2017年5月19日,经朋友介绍刘某到某俱乐部公司有限公司(下称“某公司”)应聘西点师的职位,双方口头约定月工资为6500元,试用期为5500元。入职一个月后,某公司餐厅领班冯某拿出两份《劳动合同书》让刘某签署,《劳动合同书》的封面有某公司的LOGO,甲方为某公司。刘某在合同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冯某告之其劳动合同和其他同事的劳动合同一起交给公司盖章。后一直未给刘某本人。初到北京的刘某非常珍惜这个工作的机会,工作中兢兢业业,每月15日是单位发放工资的日子,但某公司一直拖延不发。2017年7月下旬,不知是何缘故,餐厅不再经营,两个多月的辛苦工作却一分钱的工资也未拿到。刘某跟其他同事一起到某公司讨要工资,某公司以该餐厅是第三方经营,其和刘某等不存在劳动关系为由不予支付工资。餐厅领班冯某也告诉刘某某公司一直未在《劳动合同书》上盖章,无耐之下刘某只好离开了某公司。
刘某自5月份到北京一直未拿到工资,从家里拿的钱也没有了,连吃饭都无法保证。2017年6月份,刘某到朝阳区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提成了仲裁,要求其与某公司自2017年5月19日存在劳动关系、要求某公司支付2017年5月19日至2017年7月25日拖欠的工资15000元、休息日加班费1700元、法定节假日加班费306.04元、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双倍工资差额13000元、住宿费3000元,由于刘某没有劳动合同,也没有含有单位的信息的有利证据,在仲裁庭审的过程中,刘某仅提供了工作的照片、工作群的微信聊天记录、工牌、排班记录、打卡记录,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余建阳出庭参加了庭审,对于刘某提交的所有证据的真实性不均不认可,且否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
经过庭审,仲裁委认为刘某提交的照片、微信聊天记录未经公证,无法核实真实性,金属工牌未显示公司名称,排班记录和打卡记录均未显示公司公章或法定代表人签字,且某公司对证据的真实性均不认可,据此,仲裁委对刘某所提交的真实性均无法采信。对于刘某的仲裁请求不予支付,驳回了刘某的全部仲裁请求。
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刘某不服朝阳区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的裁决,向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2018年5月9日,刘某到北京市朝阳区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朝阳区法律援助中心的工作人员接待了刘某,并根据事实情况开具了指派通知书,指派北京邦洋律师事务所的张冬梅律师为其提供法律援助代理此案。
张律师接受指派后,立即与刘某取得联系,刘某于2018年5月12日,刘某带着张律师让其准备的材料到北京邦洋律师事务所进行案件了解。并且张律师根据朝阳区法律援助中心的办案要求,对当事人进行了谈话笔录的记录以及法律风险的提示。由于该案件刘某的证据材料确实不足,虽然属劳动争议案件,但案情错综复杂,当事人索赔项目也计算错误,且距该案的开庭仅仅有不到一星期的时间。张律师详细的刘某了解整个案件过程、仲裁开庭情况、证据情况,认为该案件不容乐观。就问其是否还有其他证据,刘某说其还有一份录音,由于录音时间太长,没有对其内容进行记录并打印。张律师认真听了该份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录音,认为内容对刘某有利,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对该内容进行了逐句的记录。并从中提取有利信息,整合证据。
2018年5月17日,张律师提前来到朝阳区人民法院,才得知张慧霞的案件与其他六名同事案件合并审理,跟冯某沟通,得知冯某手中还有一些证据,但之前冯一直不给刘某。冯某拿出了刘某的劳动合同,中没盖公司公章,但有公司LOGO和某公司的名字;刘某的入职表(未有北京会公司的公章);某公司实际控制人孙丹与案外人侯某签订的一份合伙经营“京北会俱乐部西餐咖啡厅”项目的协议书。张律师对证据重新进行了梳理。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余建阳参加了庭审,仍然不同意刘某的诉讼请求,认为刘某与某公司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不存在工资、赔偿的问题。对于刘某提交的合伙经营协议书和录音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称该西餐厅无营业执照、未正式营业,经营人实际为侯某,某公司未对餐厅投资、餐厅所雇佣的人员与其无关。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孙丹未经公司的许可将某公司的办公地址租赁给了侯某,孙丹不是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没有某公司的授权,无权代表某公司签订该份合伙经营协议书。
在法庭辩论的过程中,张律师提出了以下几点辩论意见:1、刘某提交的《合伙经营协议书》,显示孙某代理公司与案外人侯某签订的该协议,约定共同投资经营“某俱乐部西餐厅”,某公司负责餐厅的证照办理,侯某负责经营,劳动人事合同由公司签订。公司虽不认可该协议的竞争力、否认该公司参与了西餐厅的投资与经营,但该餐厅使用了公司的经营房屋、使用了其的名义对外签订合同、且预备使用某公司增项后的营业执照进行经营,证明某公司对西餐厅有所参与。2、某公司的代理人在庭审过程中认可该录音的真实性,录音中其代理人亲口承认该份《合伙经营协议书》是其起草,证明其对孙某代表某公司与侯某签订该协议是明知并认可的。3、在该录音中蔡某所述“给员工的合同都是某公司的合同”,这与刘某所提交的劳动合同书相印证,证明西餐厅以某公司的名义招聘了刘某等员工。综合以上情况,某公司应当承担责任。
经过审理,法院确认了某公司与刘某存在劳动关系,并支付刘某的工资12494.25元和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共计6994.25元。
【案件点评】
 本案虽然是一起劳动争议案件,但也是相对比较复杂的案件,因公司否认劳动关系,劳动者属弱势一方,没有直接证据,且在劳动仲裁阶段驳回了基仲裁请求。在开庭之前,承办律师既要对案件材料进行整理,同时还要排解当事人内心的愤慨与焦虑。承办律师尽快地确定证据,梳理整个案件的思路。
 本案工作量较大,由于该案件与其他同事的案件合并审理,且某公司否认劳动关系。在庭审的过程中,还要根据其他人所提交的证据,随时调整思路,及时变更辩论意见。第一次开庭占用了一天的时间,后又进行了二次开庭。
 通过承办律师的努力,庭前较为充分的准备,庭审效果受到当事人的称赞。庭审结束后,由于结果未出,当事人内心仍是处于焦急之中,在这个时间里,承办律师仍然还是热情耐心地接听当事人的电话。
最后收到了朝阳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支持了当事人的诉讼请求,总算是对这一起讨要工资案件有了一个比较好的交代。也算是给了当事人一个宽慰。
 
案号
(2018)京0105民初20113号